涼山藝術經典誕生記 | 慈祥的臉龐刻畫出歲月靜好

2019-06-27 11:33  來源:涼山日報全媒體  責任編輯:李潔

《佩戴口弦的阿瑪》入選“‘時代精神’——全國人物·肖像油畫作品展”被中國美術家協會收藏


《佩戴口弦的阿瑪》 布面油畫 54cm×64cm 2007年 胡永剛

《佩戴口弦的阿瑪》 布面油畫 54cm×64cm 2007年 胡永剛


【小檔案】

 

《佩戴口弦的阿瑪》


《佩戴口弦的阿瑪》,胡永剛作,54cm×64cm布面油畫。2007年入選“‘時代精神’——全國人物·肖像油畫作品展”,并被中國美術家協會收藏。

 

《佩戴口弦的阿瑪》以一位時年97歲高齡的彝族婦女為主角,采用近景構圖的方式,清楚地刻畫出人物細微表情和動作。畫面溫馨,容易引起共鳴。胸前佩戴的口弦,反應了涼山地區彝族群眾對其的喜愛,刻畫出新時代背景下獨特的彝家精神。

 

0627-21-2

 

胡永剛,彝族,1965年出生于冕寧縣。1986年畢業于涼山師范學校普師專業,就職于冕寧縣文物管理所;1990年到1993年,就讀于四川教育學院(現成都師范學院)美術系油畫專業,畢業后供職于冕寧縣文化館。四川省美協會員,涼山州美協常務理事。

 

作品曾多次獲四川省和涼山州美展一、二、三、等獎。《佩戴口弦的阿瑪》入選中國美協主辦的“‘時代精神’——全國人物·肖像油畫作品展”,并被中國美術家協會收藏。《動車過涼山》獲四川省第七屆少數民族藝術節美展一等獎,并獲第二屆四川省“文華獎”。

 

涼山新聞網訊 胡永剛的油畫作品《佩戴口弦的阿瑪》創作于2007年,入選中國美協主辦的“‘時代精神’——全國人物·肖像油畫作品展”。當年從5000余件作品中經過層層評選,成為60件優秀作品中的一件,并被中國美術家協會收藏。

 

“在我心目中,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婦女。對子女來說,她也是一位很有生活智慧的了不起的媽媽。”胡永剛介紹,畫作的主人公是一位時年97歲高齡的彝族阿瑪,作品采用近景構圖,能清楚地看清人物細微動作。《佩戴口弦的阿瑪》是創作者近距離觀察人物的體現,背景的素淡與人物“厚重”的色調形成鮮明對比,極大地突出了人物特性。柔暖的陽光,停留在老阿媽的身上,映照出她慈祥的臉龐,傳達出一種“歲月靜好”的美意。

 

“印象中,她是一位滿面慈祥的老人,上衣總掛著口弦,閑暇時,會靠坐在老屋的墻腳,輕輕地撥動銅片,一時間,低沉、深厚、簡單,又略帶憂傷的旋律,便使整個空間更加寧靜。彈著彈著,她的眼神慢慢變得有些呆滯,有時眼角也會開始變得濕潤起來……”這是胡永剛油畫作品《佩戴口弦的阿瑪》中的主人公,一位時年97歲高齡的彝族阿瑪。

 

《佩戴口弦的阿瑪》創作于2007年,曾入選“‘時代精神’——全國人物·肖像油畫作品展”,并被中國美術家協會收藏。該展覽由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自2007年初開始籌備,共收到來自全國各地兩千余位作者送來的5000余件作品,經專家評委會進行初評、復評,共有264件作品入選,其中60件作品榮膺優秀作品獎,即最高獎。從入選作品所塑造的各種人物肖像中,可以感受到不同民族的時代精神。在當年入選的作品中,有2件來自四川,胡永剛《佩戴口弦的阿瑪》就是其中之一。

 

近景人像

 

刻畫主角細微動作

 

油畫《佩戴口弦的阿瑪》畫幅為54cm×64cm,創作于2007年,主人公是一位穿著傳統彝族服飾的老奶奶。這位主角是胡永剛已故遠房表哥的妻子,一位傳統的彝家婦女。她的一生歷經坎坷,卻從來沒有過埋怨。“大概在她27、28歲的時候,丈夫就去世了,一個人含辛茹苦地將子女培養成才。”胡永剛介紹,阿瑪是對年長婦女的尊稱,這位阿瑪一生不會說漢語,平時交流都是用的古彝語,但是待人誠懇,樂于幫助鄰里,總是臉帶笑意。

 

畫面中,老阿瑪著盛裝,黑色的頭布半掩著兩鬢的銀發,歲月的痕跡清晰地烙印在她的臉頰上,盡管如此,仍然能感受到她挺拔的輪廓。黑色的“擦爾瓦”和藏藍色的衣服,將紅色瑪瑙和白色銀飾襯托得更加光彩奪目,就連佩戴在胸前的口弦似乎也成了裝飾的一部分。畫作的背景是淡雅的色調,被皚皚白雪覆蓋的屋檐,在冬日暖陽的照耀下,露出青瓦和木梁。

 

畫作采用近景構圖,能清楚地看清人物細微動作,也是創作者近距離觀察人物的體現。背景的素淡與人物“厚重”的色調形成鮮明對比,極大地突出了人物特性。柔暖的陽光,停留在老阿瑪的身上,映照出她慈祥的臉龐,傳達出一種“歲月靜好”的美意。

 

胡永剛有感于她的生平,希望能夠傳達出阿瑪堅韌不拔、向陽生活的樂觀品質。“在我心目中,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婦女。對子女來說,她也是一位很有生活智慧的了不起的媽媽。”胡永剛介紹,老阿瑪生活在偏遠的山村,生活條件并不富裕,而她為了照顧子女更是費了不少心力,寒來暑往間,總是默默耕耘在田間,不辭辛勞,用單薄的身軀獨自撐起一個家。所幸,她的艱辛付出有了收獲,一雙子女都有了不錯的前程。

 

佩戴口弦

 

記錄生活縮影

 

“彝族的口弦從小伴隨我們長大,與其說這是一幅單人肖像畫,不如說是我從小見到的一幅生活場景。”從胡永剛記事起,每次回到老家,總會聽到這位阿瑪用口弦彈奏旋律,彈著彈著,似乎開始沉思起了故去的親友和自己的過去……

 

口弦,是四川涼山彝族地區流行的一種獨特的民間樂器。它小巧玲瓏,攜帶方便,音色寬廣、清脆、柔和、抑揚頓挫,可以表達各種情感,因而深受彝族人的喜愛。彝族男女幾乎人人都有自己的一副口弦,一人有二至三副口弦的也不少見。

 

口弦有竹質和銅質兩類。竹質的一般只有一片或兩片,彝語為“瑪便”,長8-10厘米,寬1-2厘米,頂部尖利,形如短劍。銅質口弦彝語稱“土史”,一般有3片和4片之分,也有2片和5片的;長4-6厘米,寬1厘米左右,頂端寬扁,形如樹葉。竹質口弦低沉渾厚,銅質口弦清脆高亢,音質不同,各具特色。

 

吹彈口弦時,先將簧片排成扇形,左手執尾端放在唇邊,然后用右手手指來回彈撥。以口腔為共鳴,口型的變化和氣息強弱的吹吸,構成高低頓挫的音調變化,時強時弱,時高時低,千變萬化,頗具魅力。口弦不用時裝在口弦筒里。口弦筒是用竹制的,上面刻有各色花紋和圖案,裝飾精美,做工精細,小巧玲瓏,頂上再系一根彩線編的帶子,扎一朵彩花,佩于胸前,不失為一件美麗的裝飾品。老阿瑪的口弦即是如此。

 

口弦是彝族人民的知音,彝家人特別鐘愛口弦,須臾不離,長伴終生。彝族諺語道:“口弦是治療思念母親的良藥,笛子是醫治懷念父親的良方。”無論男女老少,聽起口弦美妙的音律,都會被它把思緒帶向久遠的時空,如絲如雨、如夢如煙。

 

在胡永剛的印象中,每當老阿媽的口弦聲響起,他就知道,是這位阿媽在講過去的事情……

 

《風景》 布面油畫 40cm×30cm 胡永剛

《風景》 布面油畫 40cm×30cm 胡永剛

 

定格朝夕相處的同伴


塑造時代人物精神


人物肖像是油畫特有的一種表現方式,也是繪畫塑造人物形象不能為影像替代的特殊手段,人物肖像油畫自油畫作為一種畫種誕生那天起,就被賦予為人物傳神寫照的重要功能,雖然照相術的發明和今天電子影像的普及,對人物肖像油畫產生了巨大的沖擊,但人物肖像油畫仍然是不能被影像完全取代的一種繪畫藝術。人物肖像油畫所塑造的人物形象,不僅以繪畫的方式傳遞了被表達對象的人物神情,而且融入和滲透了畫家這個藝術主體的思想情感與藝術創造。

 

近年來,我國油畫取得了卓著的成績。“‘時代精神’——全國人物·肖像油畫作品展”的策劃,一方面旨在通過“人物肖像”這一特殊形式進一步推動中國油畫本土化的探索,推進油畫在寫實、寫意、意象、抽象等方面的表現能力;另一方面也試圖通過“人物肖像”這一藝術體裁,塑造構建和諧社會中的各色人物。畫家所選擇的人物形象,既可以是這個時代的風云人物,也可以是這個和諧社會的平民百姓。重在體現當代人文關懷,凸顯能夠呈現這個時代精神的人物風貌。總之,這個展覽旨在調動當代中國油畫家為時代人物造像,并通過藝術家富有個性的藝術創造為歷史留下這個時代的人物精神。

 

一幅優秀的人物肖像畫,也可以是經得起歷史沉淀的主題性創作。一幅優秀的人物肖像畫,也無疑會是進入美術史的一種藝術探索。

 

2007年,當“‘時代精神’——全國人物·肖像油畫作品展”的征稿通知呈現在胡永剛面前時,他思索良久,什么是時代精神?西方一位哲人給出的答案是:時代精神是一個時代特有的普遍精神實質,是一種超脫個人的共同的集體意識。時代精神是一個時代的人們在文明創建活動中體現出來的精神風貌和優良品格,是激勵一個民族奮發圖強、振興祖國的強大精神動力,構成同時代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

 

1965年出生于冕寧的胡永剛,從小生活在彝族聚居區,加之他本人也是彝族,因此對于彝族群眾的生產和文化有著深刻的體驗和理解。他的油畫作品大多描繪的是彝族群眾的生產生活。思及此,胡永剛決定將主題定格為與他朝夕相處的彝族同伴,可是,要怎樣才能反應出人物肖像的時代精神呢?《佩戴口弦的阿瑪》就是答案。(文/圖 記者 洪冬玲)

 

幸运赛车走势图及奖金